王不留行

这里是又凉又冷,没人要的王不留行
全职/第五/小英雄/粉

梦的一端【贴吧写的,然后我删了来着】

外面的天色灰蒙一片,乌云密布,分不清是早上还是下午。

叶雨迷糊的从床直起身子来,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已经过了入场时间,现在是8:20。

他懵了一会儿,然后快速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物。

昨天哥哥明明说了要叫我起床的!等等……该不会是哥哥出了什么事吧?

顾不上什么风度可言,他猛的推开房门,然后将一句“哥哥”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

他家虽然是英式复古风,但是绝不是眼前的十九世纪建筑物。

这是什么地方?

叶雨四处张望,他看见房间前面的门开了,出来了一位杵着盲杖的女性:“前面的小姐可以稍等一下吗?我似乎来错地方了。”

“?”海伦娜不太明白叶雨的意思,于是思考一会儿,把他的意思翻译为‘我要来的地方不是这里,我是被骗来的’

也是一个可怜人。

“这里是温斯顿庄园,只有参加了足够的游戏才能从这里逃脱,请跟着我下去,我会跟你说庄园的规则。”海伦娜用盲杖敲打着地,在楼梯上走动。

“能让我扶你吗?”叶雨走到海伦娜的旁边,伸出手,海伦娜愣了一下,然后将手放到到叶雨的手上,礼貌的道了声谢谢。

海伦娜讲着庄园与游戏的规矩,说的越多叶雨的脸越黑,脸上的笑容几乎保持不住,这不就是第五人格的规矩吗?

海伦娜带着叶雨去到大厅与众人见面的时间里叶雨暂时说服自己接受自己穿越了的设定,不过也只是暂时,穿越到死亡游戏里谁会全部接受啊!

医生,梦蝶,佣兵,慈善家等等都在大厅,少了一个园丁,多了一个紫头发的女孩,这是他没有见过的求生者。

“又是新人?最近新人有点多啊”艾利斯无意的吐槽一句,这是这个月里庄园里的第二个求生者了。

差不多都自己我介绍完了以后,叶雨坐到了盲女的旁边,就是最右边的第二个位置,最右边的是奈布,也是他最常用的两个角色的中间。

他对面的是那个紫发女孩,叫玛布.特艾尔,特艾尔的玩具熊在桌上的,本人正擦拭着一把款式奇特的匕首,擦拭完了后,对着对面的叶雨十分单纯的一笑。

“你对它也有兴趣吗?”女孩问到。

叶雨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右手上的细小的被匕首划出来痕迹,笑到:“有些好奇,它的款式我没有见过”

“呵,都没有我的蓝蝴蝶好看”坐在特艾尔旁边的园丁,或者说是梦蝶,十分不屑的说到。

“呵呵~”特艾尔笑了笑,手中的匕首一把插到梦蝶前面的桌上:“它可比的蓝蝴蝶锋利多了哦,姐姐”

“垃.圾.”梦蝶的头发开始变白。

看着就要打起来,梦蝶旁边的艾米丽赶紧制止了她们的行为,并劝到:“她有臆想症总以为自己是另一个很厉害的人,请原谅她!”

叶雨看着她们,除了为自己担心一下以后组队的队友以外,他还注意到了一件事,除了自己,特艾尔,大家脖子上都有蝴蝶,颜色都是比较浅的,唯独梦蝶脖子的很深。

说明一下,他不是什么变态,之所以看他们脖子是因为那只红绿配的蝴蝶太辣眼睛了,毫无审美可言。

变成鸟的夜莺小姐扇着翅膀从窗户里飞进来,变成人,优雅端庄,她读着要参加下一场游戏的名单。

“佣兵,梦蝶,盲女,孤女”

作为新人的叶雨被医生要求好好看游戏,不然被抓了能救他的不多。

开局,叶雨最喜欢用佣兵和盲女,习惯性的把视角转到海伦娜身上,海伦娜盲杖一打地,哦豁,周可儿。

不小心把视角转到梦蝶身上,然后刷新了叶雨的三观,只见撞到她的小丑在不断道歉,说着“嫂子对不起”一类的话。

丑爷你清醒一点,你是杀四放零,从不佛系的爱岗敬业的魔系屠夫啊!

还有你没有大哥!

再把视角转到小丑要抓的奈布身上,叶雨表示,他这是第一次替屠夫着急,大哥你的火箭筒是摆设吗?人家奈布离你那么近还比动作的你就不能打一下吗?人机都会打一下的好吧!

只见梦蝶摆出一副厌恶的表情,到奈布的前面,把板子猛的砸下来,已雇佣兵的身手会被砸到吗?不会,奈布一个转身躲过了板子,然后被小丑打了。

叶雨盯着梦蝶看了一会儿,我觉得我可以向玛尔塔小姐借一把枪。

“小子,你不会喜欢上梦蝶了吧?”艾利斯推了推叶雨,警惕又疑惑的问他。

“哈哈,没有,我只是想梦…蝶小姐为什么能让监管者那么恭敬。”叶雨干笑,他可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傲慢无礼,还打算用板子砸他喜欢的雇佣兵!

“梦蝶是庄园里的大哥,屠夫最强,开膛手杰克的女朋友,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不知道是说这么说了。

叶雨不是不听别人说话的人,他只是容易被有趣的事吸引注意力的人。

大门早就开了,佣兵和盲女出去了。

小丑追着特艾尔跑,特艾尔看见前面的梦蝶笑了笑,控制小熊挡住了小丑的路,然后甜甜的叫着“梦蝶姐姐”扑在梦蝶身上,一推,小丑正好打到梦蝶身上,梦蝶跪了。

特艾尔对他们笑了笑,然后逃出了大门。

勉强获胜。

“天呐!小丑居然打了梦蝶! ”艾米丽惊恐万分的捂着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其他人也开始议论纷纷,说着这个可怜的监管者可能会怎么样,不过在叶雨听来就是普通的体育课被说的像地狱一样。

梦蝶甩了甩她秀长的头发,高傲的从大厅里出去,走向她的房间。

叶雨看了一眼她。

啊……她似乎想欺负奈布是吧?嘛,不慌,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在这之前还不如关心一下佣兵,于是在叶雨的关心说教之下,平日里不怎么爱去艾米丽医生哪儿的奈布,在艾米丽惊奇的眼神下做完了检查。

奈布表示:这小子是老妈子吗?

回到房间以后,叶雨庆幸自己的房间没有被换成这里的房间,不然他可以恶作剧的东西可是很难弄到呢。

绅士风度是什么?在自己的房间里不需要风度,他趴在地上,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密封的小盒子。

笑了笑,把盒子里的小瓶去味香油拿来出来,然后找到了手套,装作只是出去溜达熟悉地形的样子去往梦蝶的房间。

仗着自己有174身高的优势,垫垫脚就把香油到了梦蝶的门沿上面。

叶雨看见了远处过来的特艾尔,只是对她笑了笑,然后继续干自己的事,弄完香油之后满意抹去了滴在地上的香油和一些痕迹。

“叶雨哥哥你不怕我向梦蝶姐姐告状吗?”艾特尔同样是笑着问他。

“你不也是讨厌她吗?如果想看她害怕的话就别告诉她”女孩之前的行为让叶雨认定了她也讨厌梦蝶,所以,他不慌。

艾特尔不多说什么只是抱紧自己的小熊,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他们都是被梦蝶的尖叫吓醒的。

梦蝶的门沿上趴着一群又一群的蜈蚣虫,有的还从门沿上落了下来,别提多可怕了。

叶雨内心笑着,但是表面还是装出“啊,谁干的好过分”的样子。

开始游戏了——

这次的求生者分别是幸运儿,医生,梦蝶,演员。

地点是红教堂,在游戏里走过无数次的路亲眼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叶雨看着亮着的灯,二话不说就去跑过去了。

冷静的修着不熟悉的电机,前面一切都很顺利,直到……

“当——”触电与远处的红蝶把梦蝶砍到在地的时间一模一样。

开局死你是魔鬼吗!不救了不救了

突然幸运儿从叶雨的身边跑过,幸运儿看见他空空的双手,愣了一下:“没有武器的话就去翻箱子吧,一直想着自己想要的武器就可以了”

说完幸运儿就往梦蝶的方向跑去。

叶雨向幸运儿道了谢,然后继续修机,他想,他才不会去救那个什么梦蝶。

“咔嚓——”电机修好了,还剩三台电机没有修。

“当——”幸运儿倒地。

喂喂!才两台电机诶!你们是魔鬼吧!

于是叶雨还是去翻箱子了,想起幸运儿的话,想着自己想要的武器就可以了,于是吐槽了一句,我以前翻箱子一直想要护腕结果都是地图嘞。

把护腕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叶雨是吃惊的,这大概就是上天的眷顾吧?

曾红蝶去找梦蝶了,于是叶雨赶快从墙那边绕道幸运儿的椅子旁边将人救下来,跟对方说了句快点跑,自己就走了,结果刚刚绕过墙就和红蝶脸对脸……

上天的眷顾去哪儿了?

开着护腕往墙上一推叶雨就远离了红蝶,虽然不算太远,但至少脱离了危险地带。

令叶雨惊奇的是红蝶没有追他,而是去追比他更远的梦蝶

“艾米丽治疗队友”

最后求生者勉强获胜,本来要出大门的梦蝶还是被叶雨坑了一把,把红蝶打到然后坐上了椅子。

“看来红蝶还没有放下杰克啊”大家这样说着。

“红蝶那个贱,人!她都和杰克分手了还要来阻碍我!”梦蝶是这样吵着的。

艾特尔扯扯了叶雨的衣角,笑道:“还是带有进步呀叶雨哥哥。”

第二天——

“早……”叶雨没有一点演京剧的人的精神。

“……”奈布把帽子压的很低,帽子下的双眼异常可怕,像是狼的双眼,但众人却习以为常,每天早上奈布的眼神都是这样。

其实只是他们熬夜了而已,奈布因为怕自己的伤痕会吓到别人于是11点去澡堂,和因为害羞不和其他人一起洗等到现在以为没有人来的叶雨撞上了,结果两人愣是拖到了凌晨一点才回去。

“你们俩昨天打架去了?”玛尔塔看出俩人眼下的黑眼圈和眼中的红丝,很是疑惑。

叶雨笑而不语,奈布靠在椅子上闭眼小憩。

“给我打起精神!我们马上要去迎接新的求生者,然后带他去庄园外野营!”玛尔塔对俩人指指点点。

“嗯???”叶雨表示懵逼,他也是新人啊,为什么他就没有那样的待遇,还有野营是个什么鬼?玩第五那么久他就没有碰到过这种玩法。

“新人要来的通知在你来的那一天就下了,也是军人,所以野营会是野战一类的活动,受伤了就来我这。”艾米丽补充到。

于是,叶雨已一种以前上学时候午睡的姿势睡到了新人来的下午,虽然还没有睡醒就是了。

新人是退役狙击手,叫比恩.格雷斯,又是一个dalao新人,叶雨表面稳如老狗,其实内心慌的一批,全庄园里就他一个没有技能。

“啊,既然庄园主跟你讲过规则了,那么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接下来的规则你们要听我的,毕竟这个野营可是我安排的”梦蝶全程坐在树荫下心安理得的安排大家。

原来你还知道有庄园主这样的人啊?

叶雨弄着帐篷的支架在内心里吐槽了一句。

“叶雨哥哥!你不来休息吗?”艾特尔和其他干了些活的上等人士坐在一起,招呼他。

“等一会儿就来,我要帮佣兵前辈他们布置。”背对着微弱的阳光的叶雨对她笑。

“看你这弱不禁风比小姑娘还弱的身体还是去跟他们一起坐着比较好,别给其他人添乱。”梦蝶发出自认为很让人暖心的话。

“……”叶雨的笑容突然冷了下来,然后变成皮笑肉不笑的状态“我的体力,起码比梦蝶小姐要好呢”

梦蝶想,她为了叶雨好叶雨居然不领情还反说她,真是不懂感恩的人:“真是个贱人”

“不敢任,相比起梦蝶小姐我还是略输一筹”叶雨也是不服输的说了回去。

“话都说不清吗?死贱.人,你的老一辈应该都是没文化没教育的**下等人没教过你说话吧?”不顾叶雨已经黑下去的脸,梦蝶把蓝蝴蝶变成一把刀,作势要往叶雨脸上划。

艾米丽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叶雨就已经把梦蝶脸按在地上了。

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下,他托起梦蝶的小腿,走到湖边,一把扔进去,看着梦蝶要起来他又把人按下去,来来回回几次。

“艾米丽小姐,请不要阻止我不然我会让她死在湖里”说着他看着要被淹死的梦蝶,又把梦蝶捞上来一点,等人回了神又按下去。

“我重新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谁的家人是没教养的下等人?”那双深蓝的双眼里没有往日的温柔。

“你……唔!咕噜咕噜咕噜”

“我!是我!”

然后叶雨把她捞起来了,重重的扔在了地上,笑着说:“家人是我的底线之一,这次是警告,希望梦蝶小姐把这次的警告记下去”

“不错不错”艾特尔抱着她的小熊乐呵呵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艾米丽倒是很心疼梦蝶,赶紧过去给梦蝶做了一系列的检查,途中,她脖子上的蝴蝶在发光“我还以为你不是粗暴之人。”

叶雨笑了笑“我没有承认过我是温柔之人。”

很久之后,太阳已经高高挂起。

奈布和格雷斯,玛尔塔三个军人回来了,他们抱着夜晚照明用的柴火,有说有笑。

叶雨过去接了玛尔塔的柴火,跟剩下的两位军人浅浅的聊了两句后又去帮带着食物回来的海伦娜他们了。

梦蝶看着格雷斯,一瞬间被他吸引住了,原因?因为他还算得上是帅气;不过梦蝶想,她很专一她已经有杰克了,所以,她打算拐这个新人做她的保镖。

同时,梦蝶发现了叶雨也在看他,眼神露骨,十分深情(不,只是因为他能和奈布聊起来而叶雨看不惯他而已)

叶雨叹了口气,继续帮着幸运儿递油盐酱醋。

情敌!梦蝶是这样想的,她觉得她该做出点什么了。

感到两股视线的格雷斯表示莫名其妙,这俩人怕不是想针对他。

梦蝶从她带的午餐栏里拿出一块甜腻腻的蛋糕递给格雷斯,格雷斯委婉的拒绝无果,只好无奈的接下了,军人可不会想吃这样甜腻腻的食物。

之后梦蝶就一直缠着格雷斯,问他,“你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吗?”“要不要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等等

军人都是钢铁直男(女),不信就看看奈布或者是玛尔塔,再不信就看看现在的格雷斯“抱歉我不喜欢”“嗯?不想”等等

“你就没有过什么特别的感情吗!(恋爱)”梦蝶忍无可忍的说道

“有啊(兄弟情深)”格雷斯对于儿女情长和其他军人的感觉一样,无所谓。

梦蝶看到了一丝转机,兴奋的说“那你想在体验一次这种感觉吗(恋爱)?”

“可以(兄弟情深)”

“我会努力取代她在你心里的位置的!”梦蝶笑到。

“不可能”当机立断的回复。

梦蝶开始生气,而全程思想和格雷斯一样的玛尔塔也去劝说梦蝶“在他的心里你们的地位可以同等重要”

大概能理解他们脑回路根本不一样的艾特尔抱着她的小熊憋笑憋的很辛苦

深夜, 因为睡姿难看不太好意思和其他两个人一起睡的叶雨,在帐篷外吹凉风。

清新的空气,微凉的柔风,很是享受,根本没办法说这里是恶名昭彰的地方。

一只有很多眼睛都蓝蝴蝶,悄然无声的飞了出来,飞向叶雨所在的地方。

叶雨赶紧躲开,惊恐的用石头把蝴蝶砸下去:这是扑棱蛾子变异了???

退役五感依然敏捷的狙击手出于心里的不任性,出来看了看,随后就见到了试图把蝴蝶移开的叶雨,出于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眼。

“别别别,离开点,蝴蝶应该变异了,可能有毒。”叶雨试图把人推开。

“蛊?”见识广阔的狙击手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

“什么蛊?”年轻的京剧演员一脸懵逼,他可没有了解过这种玄幻的玩意。

“控制人心的蛊”格雷斯也是疑惑,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样的蛊?

“……”叶雨沉默了,他突然想起,这个庄园里是不是少了一个人?园丁去哪儿了?

“你有头绪?”

“可能吧?”

“……”

第二天凌晨,玛尔塔吹响了号角,熟悉了战场的狙击手和雇佣兵,还有被训练过得叶雨,下意识的立马就醒了,不过坐起来的只有叶雨和奈布,至于原因……

几乎一夜没有睡的格雷斯冷着一张脸,压着我身上舒服吗?你们两个睡觉是在打仗?拳打脚踢就算了,怎么还能一百八十度旋转?

吃完早饭后,监管者们来了。

“哦,我的甜心,我的天使!你怎么能睡在怎么简陋的地方!”风骚如杰克,请问开膛手是什么?大概被吃了吧。

“杰克!叶雨那个贱人昨天欺负我!把我按着水里难受死了!”梦蝶扭着腰扑倒杰.风骚.克怀里。

没有蝴蝶印记的三个新人差点呕出来。

“你居然敢欺负亲爱的梦蝶!”杰.风骚.克如此说到。

“嗯,就是我”叶雨一脸淡定,不好意思这样的杰克我觉得不可怕。

“我要惩罚你!生不如死!”

“好好好,来来来”敷衍

奈布挡住叶雨面前,沉默不语;杰.风骚.克不悦,恶狠狠的试问佣兵为什么要挡住这个新人。

“杰克哥哥~他们两个一样是贱人,一起惩罚了吧~”梦蝶一脸天真,却说着狠毒的语言(致敬某个文)

“好好~” 杰.风骚.克是怎么说的。

其他人站了出来,提他们求情。

叶雨无奈。

最后无果结束。。。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