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不留行

吃 喻王 杰佣 是个小透明✺◟(∗❛ัᴗ❛ั∗)◞✺

全世界的奈布除了我都在谈恋爱(2)

       用冷静掩饰内心的一丢丢慌张,假装我很冷酷帅气的盯着白纹大触。

       白纹大触像是要干架一样的盯了回来,然后,并没有想我想的一样我俩会打起来,他叹口气,弯腰贼骚包的递给我一只玫瑰,说:“我们现在是同一屋檐的‘宠物’所以,我暂时不会伤害你的,小先生”

        好的吧,这个理由我暂且能相信,但,这并不代表我能对这个白纹放心,毕竟他是监管者的玩偶,有伤害求生者的本性。

        主人过来揉揉我的头,一只手抓着我,一只手打开让白纹大触自己上去,然后把我们放到新的玩偶餐桌上。

         看见白纹大触那个文绉绉的像小姑娘落地我就是比较嫌弃了,男人就要帅气;于是我用最常见但又不失帅气的翻板姿势在他面前稍微的炫耀了一下。

         白纹大触神色微妙,但也没有说什么,当然熟了后他告诉我:“每次看你翻窗一样的动作反下来我就在想你是不是被监管者追傻了”这又是后话了。

——————————————————————————————————
有没有哪个语C群能收留一下我这个辣鸡写手【捂脸】

全世界的奈布除了我都在谈恋爱

     我是叫奈布.萨贝达,是一名退役佣兵……的化身玩偶。
         真正的奈布.萨贝达是我的厂家旗下了一款游戏里的虚拟形象;而我是一个能被养成的佣兵玩偶,我和游戏的奈布.萨贝达除了能被养成的性格都完全一样。
          我敢溜屠夫,敢欺负主人和他家的狗子,即使主人生我气我也能在一个小时内哄好他;我认为没有什么东西能难倒我,直到……
     
       “小甜心~”
       “大猪蹄子别过来啊!”
         这是原皮杰克和原皮奈布
         
       “先生,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说着理发师就把弹簧手在怀里。

       “佣……”
       “啪!”
        寄生已砸中监管者雾鄂+200
           
         这种除了我全部奈布都在谈恋爱的感觉是怎么样啊!
       “奈布!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主人不怕扰民般的大声呼喊着。
         主人把一个和我等身大的盒子放在我前面,催促着我打开他。
         我把盒子打开,盒子里装着一团银白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东西?主人他们玩的史莱姆吗?
        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这个玩意,手感还可以,液体弹了弹,这让我更加确定了这个玩意是史莱姆。
        我继续戳史莱姆,然后……
     “是哪位小先生在恶作剧?”
        史莱姆成精了!
        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史莱姆还是吓得我开了护腕,快速远离那个成精的史莱姆。
       已可乐瓶为掩护,我在瓶子后面观察那个史莱姆,史莱姆慢慢的从盒子里站起来,我才看清楚这个史莱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是白纹大触,他使用“泼妇跨栏”的技能翻出了盒子。
        在我紧紧的盯着白纹的时候主人一把抓起我然后放在白纹的前面。
         甘霖娘!
——————————————————————————————————————————————————
我也想要专属杰克啊,嘤嘤嘤

对杰园没有恶意,对这种人有恶意,大家注意别被这种人骗了

杰希!

欢迎回来!

我们都有好好做训练哦!

啊?

没有哦!没有失望,只是有点可惜

没事的,没事的,下一次我的魔术师会走的更远,飞的更高

嗯,都是同一个联盟的,这次就交给他庙方丈吧。

加油。

玛丽苏与第五(5)

       ● 建议可以提但是拒绝喷
       ● ooc与私设同在
       ● 没有黑任何一个角色的意思
         本来就已是接近黄昏的天彻底黑了,被黑色的云朵遮住一大半的月亮散发着微弱的白光。
       在这月光下,两人一鬼寻找了许久,可算是找到了庄园主的房间。
      “咚咚——”蜘蛛敲响房间的木门,没有人回应。
      “咚咚——”再次敲响门,还是没有回应。
      “该不会庄园主不在吧?”海伦娜如此说道。
         蜘蛛摇头,庄园主不开门她也不敢擅自做什么,只能让两人离开。
       可是奈布不甘心啊,这是线索,如果放弃了这个线索,可能会很难办,也说的上是他的职业病,不放过任何机会。佣兵的职业就是死里逃生,到危机的时候即使代价很大,但是只要能逃生就要去试试。
      “你们退后,我把门打开。”奈布让两位女士退远一些,跃跃欲试的把门破开。
      “嘶……”蜘蛛想阻止他,因为他打开门可能会受到庄园主的惩罚,到时候她会少一名队友。
         海伦娜拉住蜘蛛小说对她说道:“要惩罚的话我会挡下的,所以……请让萨贝达先生试试!”
        海伦娜想,她是个盲人,除了聪明就全是拖后腿,替代同伴承担惩罚是她认为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蜘蛛看着她,一副不屑的样子,一只手轻轻的拍了她一下,说到:“监管者和雇佣兵不需要小女孩来替代惩罚。”
       “咣当!”一声巨响,门开了,门锁“啪”的一声落下地。
         海伦娜被下了一跳,相比较蜘蛛淡定了不少,没有一点被吓着的表现。
        如果这小子来监管者阵营应该会是很不错的同伴。
         进入庄园主的房间,奈布顾不得什么礼貌了,在书架上,抽屉里翻找让他们同伴恢复正常的线索。
       蜘蛛和海伦娜呢?蜘蛛的视力可以说是为零,看不见字,海伦娜是盲人。
       奈布找到一本用廓尔喀的笔记,他想了想,笔记里说的和同伴们还挺像,想给海伦娜看但是发现她看不见,于是变扭的读给海伦娜她们听:“一种名为玛丽苏的东西会侵入人体,被侵入的人具体表现为人会性情大变,变得狂妄自大,小肚鸡肠等,已被先感染的人为中心后被感染的人会已被感染的人为中心点,还会喜欢上先感染的人……”
         奈布停了下来,蜘蛛催促他:“怎么停了?继续读啊”
       “后面全是英文,看不懂”奈布说到,他也很无奈啊,只说症状没说解除方法。
       “笔记?萨贝达先生,笔记能摸出痕迹来吗?” 海伦娜问。
         奈布一摸的确能摸出明显的痕迹来,而且笔记有双面,写笔记的人却只写了单面:“能”
       这是什么意思?
       奈布将笔记递给海伦娜
       海伦娜读着笔记剩下的部分:“破解方法,让被感染的人记起他真正的性格与正确的记忆……你们的前辈,内测?”

——————————————————————————————
不想吃狗粮了我也想要专属杰克
还有……
我也想要蓝手手

玛丽苏与第五(4)

      ● 建议可以提但是拒绝喷
      ● ooc与私设同在
      ● 没有黑任何一个角色的意思
        蜘蛛看向奈布,结果奈布刚刚关上随从相机,脸上还有一点笑意。

这就是没心没肺吗?

       不,只是单纯的见钱眼开。

       奈布小声提醒还在吃惊状态中没有回神的海伦娜该离开了,继续上路去找庄园主了。

       “嗯……”海伦娜有些犹豫,她害怕她以前的朋友们会住当他们的去路,到时候他们又该怎么办呢?现在的心情像极了刚进庄园玩第一次游戏的不知所措。

      “别担心,我在。”和海伦娜不同,这对奈布来说不过是换了规则的游戏而已。而且,这不过是最表面的“背叛”,他的佣兵生涯中不知道被多少队友背叛过,所以即使是任何一个求生者对他起了杀心,他也见怪不怪。

     “你经常皮断腿”蜘蛛补刀

      “杀一逃三很值,还是我们赢了”奈布说道。

       他们进入餐厅,“艾米丽”和“玛尔塔”的中心转移到了奈布身上。

     “你还有脸回来啊?这里不欢迎你”她们一起说到。

       “知道不欢迎,我马上走”奈布可不想陷入这个混乱的地方。

        然而事与愿违,“艾玛”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抢了我的杰克和海伦娜的盲杖就没有什么表示的吗?biao zi”“艾玛”冷漠的看着他。

         突然被点名的海伦娜表示很迷,她的盲杖还在她的手里啊。

       “萨贝达先生没有抢过我的东西!”海伦娜说。

         “艾玛”皱眉:“不用替他辩解,我知道一定是这个biaozi强迫你了。”

         “如果你用的不是伍兹小姐的身体我不打你我都不信我是佣兵。”奈布这么说着,他实在是看不惯这个家伙,即使和艾玛长的一样,她也不会是艾玛。

         “你!”“艾玛”被气的不轻,想摸出匕首,但还是没有拿出来,转头对杰克抱怨:“杰克你听见了吗?他要打我!”

         “奈布,你不是这样的,你变了。”“杰克”听见奈布那么说话感觉有些熟悉,似乎不久之前有人对他那么说过。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我走了再见”奈布一脸冷漠,他想快点去找到庄园主,想快点人他的同伴和监管者恢复正常,毕竟心理战的恶心人对奈布来是远比肉体上的战争来的讨厌。

        “嘶……变得是你们,杰克”蜘蛛终于不看戏了,留下一句看似高深的话,深沉的从餐厅走出。

      海伦娜有蜘蛛和奈布的开路,倒是轻松了,跟着他们走出餐厅。
————————————————————————————————
分享个真事
我:我也想要专属奈布,或者是杰克
基友:你站什么cp?吃什么性格的cp?
我:杰佣,强强啊
基友:那你就不要想了,你顶多就是个比较皮的钢铁直男还贼软。
我:拜拜了您嘞
我觉得我比杰克还攻

玛丽苏与第五(3)

       ● 建议可以提但是拒绝喷
       ● ooc与私设同在
       ● 没有黑任何一个角色的意思

          奈布把他看见的东西说和海伦娜说完,她感觉很不可思议,但是又不得不相信,因为在她面前的这个队友没有理由欺骗她。
      “那萨贝达先生打算怎么办?”海伦娜问。
        奈布摇头,他也不是很清楚要怎么做,这是他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
      “去问问庄园主怎么样……嘶……”是蜘蛛,正常的监管者,她向两位十分绷紧了神经的求生者走去:“我们需要暂时联盟,监管者们也出现了佣兵说的情况”
        奈布挑眉,他可不信任平日里狠不得弄死他们的监管者。
         海伦娜则是一脸担忧,她无法信任监管者,但是监管者知道的这个庄园的事情肯定比他们求生者多,如果不结盟他们可能会错过一些让大家快速恢复的办法。
      “游戏之外不能伤害求生者,否则会有严厉的处罚”这是庄园的规定之一
        奈布突然想起了这个规定,她和海伦娜小声的讨论了几句,后带着像以前一样可将目标套到手的笑容,说:“好啊,结盟”
         蜘蛛满意的看了一眼他们一眼,心想他们还不算笨到无药可救。
      “蜘蛛小姐……庄园主在什么地方呢?”既然都结盟了,海伦娜就快速的将话题切回去。
      “嘶……大概在餐厅后面。”蜘蛛不确定的说道。
       “……”
       “……”
       “我也只在入庄园的时候去过一次而已,记得已经好不错了”蜘蛛这么辩解到。
        不靠谱是不靠谱,但还是有一线希望不是?
        奈布和海伦娜跟着蜘蛛回到餐厅,刚推开门一只针管就朝他们扔去,蜘蛛的反应很快,一张蜘网将针管黏在墙壁上。
        “艾米丽”恶狠狠的瞪着“玛尔塔”,她撕心裂肺的喊:“我们把你当朋友!而你却想和艾玛抢杰克!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海伦娜惊讶到说不出话,在路上奈布和蜘蛛就已经让做好了心理准备,她认为自己做好了,但是情况比她想的还要糟糕,平时那个温柔大方优雅的治疗天使居然会变成这样!
       而杰克呢?
       正伤心欲绝的和“艾玛”对话呢。
     “为什么要喜欢佣兵那个biao子?”
      “我……”
       “你欺骗我的感情,黑化……我要黑化,嘻嘻嘻嘻嘻嘻”
          奈布是佣兵适应力很强,再次面对这种状况他都不带慌的,甚至还偷偷用随从照相机拍了起来。
         奈布想:等恢复正常后一定要拿这个黑历史敲杰克一大笔线索。
————————————————————————————————————————————————————
没有黑艾玛的意思,这个性格是我按着某篇红豆玛丽苏黑化园丁文写的

给咱圈小可爱的一点点介意

1.请不要在别人的cp里(很少)或在奈布和杰克的单人作品下刷杰佣,这是ky,不好。(已经看见了几个了)

2.看见这种人请大家不要跟,也尽量不要和他们吵,弄的满评论都是杰佣什么什么的,也不好,介意举报,推荐我们圈的事我们自己人解决,别人来解决的话会觉得我们杰佣没素质吧?

3.不喜欢某位作者的文章请不要在作者的下面喷!我萌的cp里面就有很多位太太因为这些人在下面乱喷而退圈。请想象这下在你上学一周后回来发现咱家太太被别人气跑了的感觉,那是真的气。

4.遇到有人在作者的作品下喷,想怼回去,那么我推荐私信怼,因为在作品底下喷太太看多了也会不高兴,毕竟作品评论是给人评论交流的不是拿来吵的。

5.和别人骂请不要张口闭口脏话,会让一些不理解杰佣的人觉得我们杰佣的人都是这样的,要骂脏话请在对方骂了过后骂,因为这样好下台,是对方先骂的,你只是反击

好了,我的介意就到这里,希望我们的圈的小可爱们可以采纳【比心心】
有意见可以提出来,但是不要喷哦

魔术师和小偷

      杰希不是魔术师。
      他是可恶的小偷。
      他偷走了我的心。
      我想拿回我的心。
      可是那只是想想。
      我的心很喜欢他。
      心他不愿意回来。
  
       一年了,
      我的心在他那里一年了还是不愿意回来。
      那就不要回来了吧。
 
      杰希不是魔术师。
      是个撩人的小偷。
      他偷走了我的爱。
      不想拿回我的爱。
      因为我爱王杰希。
     爱他扎根我身上。

玛丽苏与第五(2)

         ● 建议可以提但是拒绝喷
         ● ooc与私设同在
         ● 没有黑任何一个角色的意思

         奈布碰到了杰克。
        杰克的面具也是黑糊糊的一团,好了,他知道了,这个“杰克”跟之前的艾玛她们一样,不是原来的杰克了。
      “你为什么要伤害艾玛?”杰克问他,奈布不知道为什么他刚刚才动手杰克就知道了,可能是他和“艾玛”有心灵感应?
       “我没有伤害她”奈布不喜欢被人误会的感觉,他没有伤害“艾玛”,那只算得上是自卫,而且,那个人根本算不上是艾玛。
       “奈布……她不会拆散我们的,你不要对她那样,好吗?毕竟她是我前任恋人。”与之前屠夫杰克不同,懦弱哀求的语气让奈布觉得这个杰克十分没用。
        “我没有和你在一起,也不想知道你以前和谁在一起过”只叫名是很亲密的人才叫的,求生者中都没有人这么叫过他,这个“杰克”这么叫让奈布一阵恶寒。
        “你?!可是之前你明明答应过我和我在一起的啊!”杰克对于奈布不承认表示十分吃惊,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奈布同意了与他恋爱的要求。
       “啧,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有什么人?”厌得其烦,奈布忍住想打监管者的手。
       “前天下午,红教堂,庄园里的所有人。”杰克略委屈的回答,其中还有点卖萌的语气,他觉得这个奈布不对劲,之前答应他的时候还嗲着嗓子要抱抱来着,怎么转头人就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鬼,是你梦到的吧,前天一下午老子在废弃军工厂里参加游戏”说完奈布就走,他实在受不了这个弱里弱气的杰克了。
        他想
       当年能和他匹敌的那个屠夫杰克已经不存在了,真的是……
       又高兴又气。
       “萨贝达先生?能请你帮帮忙吗?”是海伦娜,她神色慌张的向奈布走去。
      “有什么事吗?亚当斯小姐?”海伦娜的脸很正常,没有那些黑乎乎成一团的东西,让奈布松口气。
        “贝坦菲儿小姐和吉儿曼小姐吵起来了,原因是她们同时喜欢上了杰克……很凶,连其他男士都不能阻止她们”握紧了手杖,想起乱飞的信号弹和开了很多个的通道,就很担心她们。
         “暂时不要去,我能和你单独说一些事吗?”面对唯一没有崩坏的队友,奈布觉得还是把他看的东西跟海伦娜说了的好。